工傷待遇執行不了,社保局要先行支付?(高院再審)

 

案號:(2019)渝02行終210

案號:(2019)渝行申578 

工傷認定經過:

鄧某原系開縣煤礦有限公司(簡稱開煤公司)工人,2009年-2014年,在該公司從事井下技安工作。2015825日,鄧某經重慶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診斷為患煤工塵肺職業病,叁期。2016113日,原開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開煤公司為用人單位,認定鄧某所患煤工塵肺職業病為工傷。

傷殘等級:

鄧某的傷殘等級被鑒定為傷殘三級,無生活自理障礙。

用人單位賠償:

2016年89日,重慶市開州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受理鄧某申請開煤公司工傷待遇爭議一案,同年926日,該仲裁委作出仲裁裁決,裁決由開煤公司一次性支付鄧某銀因工受傷后停工留薪期待遇45011元、一次性傷殘補助金108974元、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82800元、傷殘津貼545818元、鑒定費400元、檢查費80元、交通費600元,共計788183元。


執行不了:

該仲裁裁決生效后,鄧某向開州區人民法院申請執行,因被執行人開煤公司暫無其他可供執行財產,該院作出執行裁定,裁定終結渝開勞人仲案字〔2016〕第178號仲裁裁決的本次執行程序。

 

申請社保先行支付,社保付了再向單位追償?

2018年108日,某向重慶市開州區社會保險局(簡稱區社保局)申請先行支付渝開勞人仲案字仲裁裁決確定的工傷待遇788183元。

 

社保,這個口子不能開:

2018年1011日,區社保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簡稱《社會保險法》)第四十一條、《社會保險基金先行支付辦法》第六條的規定,以鄧某的申請不符合先行支付條件,決定不予先行支付鄧某申請的相關待遇。

 

法律有規定,你要拒付我就請法院主持公道:

鄧某對區社保局作出的上述核定不予先行支付的《通知》不服,起訴至法院請求撤銷區社保局于2018年1011日作出核定不予先行支付其工傷待遇的《通知》,判令由區社保局先行支付其工傷保險待遇788183元。

 

一審結果:兄弟,社會保險法有規定啊

 《社會保險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職工所在用人單位未依法繳納工傷保險費,發生工傷保險事故的,由用人單位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用人單位不支付的,從工傷保險基金中先行支付”;第二款規定:“從工傷保險基金中先行支付的工傷保險待遇應當由用人單位償還。用人單位不償還的,社會保險經辦機構可以依照本法第六十三條的規定追償”。《社會保險基金先行支付暫行辦法》第六條第二款規定:“職工被認定為工傷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職工或者近親屬可以持工傷認定決定書和有關材料向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書面申請先行支付保險待遇:(一)用人單位被依法吊銷營業執照或者撤銷登記、備案的;(二)用人單位拒絕支付全部或者部分費用的;(三)依法經仲裁、訴訟后仍不能獲得工傷保險待遇,法院出具中止執行文書的;(四)職工認為用人單位不支付的其他情形”。前述規定明確了工傷保險基金先行支付的條件:一是用人單位未依法為職工繳納工傷保險費;二是職工發生工傷事故;三是符合用人單位應支付工傷保險待遇而不支付或者無力支付情形。本案中,鄧某因工作原因發生職業病經工傷認定并鑒定為三級傷殘,經仲裁、訴訟后,仍不能獲得工傷保險待遇,在法院出具終結本次執行程序裁定的情況下,鄧某已經符合工傷保險基金先行支付條件,其向區社保局申請先行支付工傷保險待遇,并無不當。區社保局稱開煤公司已經名存實亡,若判決工傷保險基金先行支付,區社保局將無法按照《社會保險法》第四十一條第二款的規定行使追償權,導致工傷保險基金流失,故主張鄧某申請先行支付的工傷保險待遇不應支持。對于區社保局的該項主張,因能否實現追償并不是工傷職工申請工傷保險基金先行支付的前置條件,也不是法定的要求,此理由于法無據,不予支持。

 

《社會保險法》第三十八條:“因工傷發生的下列費用,按照國家規定從工傷保險基金中支付:(一)治療工傷的醫療費用和康復費用;(二)住院伙食補助費;(三)到統籌地區以外就醫的交通食宿費;(四)安裝配置傷殘輔助器具所需費用;(五)生活不能自理的,經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確認的生活護理費;(六)一次性傷殘補助金和一至四級傷殘職工按月領取的傷殘津貼;(七)終止或者解除勞動合同時,應當享受的一次性醫療補助金;(八)因工死亡的,其遺屬領取的喪葬補助金、供養親屬撫恤金和因工死亡補助金;(九)勞動能力鑒定費”。《社會保險基金先行支付暫行辦法》第八條規定:“用人單位未按照第七條規定按時足額支付的,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和《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先行支付工傷保險待遇項目中應當由工傷保險基金支付的項目”。根據前述規定,工傷職工申請先行支付的工傷保險待遇項目必須屬于工傷保險基金支付的范疇。本案中,鄧某申請區社保局先行支付的788183元中包括停工留薪期待遇45011元,因停工留薪待遇不屬于工傷保險基金支付范疇,故不予支持;對于其余項目,鄧某申請工傷保險基金先行支付,并無不當。對于鄧某申請的符合工傷保險基金先行支付條件項目應獲得的具體數額,按照《工傷保險經辦規程》第三條的規定,其審核權在工傷保險經辦機構,因司法權不能替代行政權,故鄧某獲得的工傷保險基金先行支付數額應以區社保局審核金額為準。

 社保局上訴:煤礦沒有錢,先行支付后追償不了,基金要流失!

 

二審結果:先行支付就是保護工傷的,請依法

 二審認為,區社保局稱鄧某進行職業病診斷和工傷認定時,開煤公司早已關閉,名存實亡,致該局無法啟動正常追償程序,無法先行支付。對此認為,開煤公司雖于2014年723日被原開縣人民政府公告關閉,但該公司工商登記并未被注銷,仍具有法人資格。同時,《社會保險法》及《社會保險基金先行支付暫行辦法》并未將能否實現追償作為工傷保險基金先行支付的前置條件。區社保局上述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社保局再審!開縣煤礦有限公司(簡稱開煤公司)已于2014年723日被原開縣人民政府公告關閉,再審申請人若從工傷保險基金中先行支付被申請人的工傷保險待遇,則無法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的規定正常啟動追償程序

 

高院:別鬧了,請依法

高院認為,開州區社保局以及鄧某向人民法院提交并舉示的證據足以證明:鄧某系開煤公司工人,開煤公司未依法為其足額繳納工傷保險費。因鄧某經仲裁、訴訟后仍不能獲得工傷保險待遇,開州區人民法院出具終結渝開勞人仲案字〔2016〕第178號仲裁裁決的本次執行程序裁定。鄧某據此向開州區社保局提出先行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申請,符合上述規定,開州區社保局依法應當將鄧某工傷保險待遇納入先行支付范圍。開州區社保局應對鄧某申請的工傷保險待遇項目、金額依法審核后予以支付。綜上,開州區社保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四十一條、《社會保險基金先行支付暫行辦法》第六條的相關規定作出被訴《通知》,對鄧某的先行支付申請核定不予支付,屬于適用法律錯誤,依法應予撤銷。關于開州區社保局提出的其在先行支付鄧某的工傷保險待遇之后無法正常啟動追償程序以及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裁定不屬于法定的中止執行文書的再審申請理由,一、二審判決已予以充分說理,上述再審申請理由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

 

小編寫在后面:

 工傷保險待遇先行支付,是一個對工傷職工很好的法律規定。

但是也不得不說,開州社保局的擔心不無問題,即社保基金墊付后因為沒有辦法追償,導致基金支出的多。基金支出的費用多了,最終是損害其他人的利益。

基金支付的多,那怎么補虧,得從兩個方面說,一是國家從財政轉移支付。國家不事生產,財政支付的多,還是納稅人買單。二是提高繳費比例,繳費多了支出的才多,那么用人單位的負擔就重了。用人單位負擔重了,可能就會支付員工的工資少,可能承受不起,最終還是影響勞資關系。

當然,社保部門目前對于沒有建立社會保險關系、社保繳費不足,其實并沒有嚴格來執行征繳稽核。對于未繳欠繳,假如嚴格要求,本案也不存在糾紛。嚴是容易,實際上社保稅征后果很重,社保稅收在19年引發的恐慌,導致國務院緊急叫停。雖然如今還是社保收稅,但實際上,對于繳沒有繳以及繳多少,稅務部門并沒有干預。嚴格繳納社保,其實是可以避免先行墊付的問題的。但是嚴格之后,假如企業不在了呢?

如何在員工和用人單位、基金之間平衡,重慶高院有一個規定,很有意思,但是又有點違法。

2020年12日,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印發《關于審理工傷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的通知。在通知中二十四中規定:

工傷保險基金先行支付的對象和項目如何確定?

答:已參加我市工傷保險的用人單位,其職工在《社會保險法》實施后發生事故傷害或按照《職業病防治法》的規定被診斷、鑒定為職業病,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認定為工傷后,因用人單位未為其參加工傷保險、自始未繳納工傷保險費或未按時足額繳納工傷保險費,應由用人單位支付其工傷保險待遇。若依法經仲裁、訴訟后仍不能執行到位,人民法院出具中(終)止執行文書的,可以依法申請工傷保險基金先行支付。工傷保險基金先行支付的項目包括:1.治療工傷的醫療費用和康復費用;2.安裝配置傷殘輔助器具所需費用;3.勞動能力鑒定費用。

重慶高院的這個規定,讓人挺意外的。高院其實已經考慮到社保基金不足的問題,對于用人單位不能支付工傷保險待遇之后,嚴格限制社保先行支付的賠償范圍。這個案子如果按高院的規定,傷殘津貼是不屬于先行支付的范圍。

本案再審的時間是2020年的2月,高院的意見是1月出的。最終,高院還是維持了中院的終審判決,沒有適用高院自己的意見。


這對他是一種幸運吧。




濰坊市人力資源服務集團有限公司
地址:濰坊市奎文區新華路116號   魯ICP備20001616號-2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1